别让披星戴月“淘空”通勤路上的年轻人

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.hunan.gov.cn 发布时间: 2020-01-02 13:14:20 【字体:

  金沙总站电子游戏_「首页-home」

  

  别让披星戴月“淘空”通勤路上的年轻人

  叮铃铃,叮铃铃——每个工作日,清晨6点30分,我都会准时被再熟悉不过的闹钟铃声唤醒。夏天的早上,我会和刚刚起床的鸣蝉一同上路,冬天的早上,我则有幸沐浴日出前最后的月光。

  让我出门通勤的,自然是赖以为生的工作。然而,在某种意义上,让我如此之早踏上通勤旅途的关键原因,却并不在于工作本身。工作并未要求我早出晚归,但是,横亘在住处与单位之间的遥远距离,却令我不得不承担这份额外的“KPI指标”,为此来去奔波。

  一直以来,像我这样的“长途通勤族”,都是大城市里的独特景观。每当我回到家乡,和那些在县城里工作的老同学聊天时,总不免要对他们的生活节奏羡艳不已。对一个生活在小城里的人而言,就算是从城市一端的边缘走到另一端,也不过五六公里而已,即便如此,我的那些朋友,也不可能让单位和住处有这么“远”的间隔。然而,在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,五六公里仅仅是城市尺度的一个零头。在导航软件里,我家与单位的距离,被精准地测量为25.2公里,这意味着每天我都要在通勤上花费数十倍于小城朋友的时间。

  当然,我并不是在抱怨大城市里的生活不如小地方好。我很清楚地记得,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走出家乡,来到这个让我可以追梦的大舞台,也知道有很多朋友羡慕我能在这个舞台上有一份事业与追求,以及一处安身立命之所。为了今天拥有的这一切美好,我必然要付出代价——但是,我只是想对这个寄托了我的梦想的城市,提出一个小小的期待,期待它能给我和所有打拼中的年轻人多一点时间来追梦,从而不辜负这座城市带给我们的精彩。

  通勤困难是全球大都市的典型通病,受此困扰的人,绝不是少数无病呻吟者。从我的切身体会和查阅过的资料上看,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三点:第一,是城市本身的巨大体量带来的天然挑战;第二,是道路规划与公共交通建设的不足;第三,则是大城市房价高企带来的次生效应。

  第一点其实不必多说,我在学生时代便已无数次听过“我在朝阳,你在海淀,我们如此美好地异地恋”的无奈调侃,这个事实也不太可能改变。

  而第二点,则是通勤过程使人疲惫的最主要原因——一方面,道路规划的不足,使得堵车成了地上交通绕不开的痛点,以至于就算我有时早上想要打车犒劳自己一下,也不得不忌惮于随之而来的巨大迟到风险;另一方面,公共交通的,则让挤地铁成了一种特殊的“修行”,只有曾在早上7点的地铁车厢里被“挤成相片”的人,才会明白看似简单的通勤,为何足以把人“淘空”。

  当然,肯定有人会问:既然通勤如此不易,何必非要住得那么远?其实,倘若可以选择,谁不愿意住在一个通勤便利、环境良好的地方?但房价与房租的现实压力,让理想的住所并非触手可及。对租房者而言,一个免于通勤之苦的居所,可能意味着要额外花掉自己将近一半的可支配收入,而对攒钱买房的人而言,不同区位房子的价格差异,更是一道深深的鸿沟。也正因如此,我才不得不作出了“披星戴月”的选择。好在去年年末,听到了一个消息,《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》(草案)已开始征求意见,按照这份新规划,未来,城市平均通勤时间将减少至45分钟之内。

  选择了大城市,就意味着选择了闯荡奔波。能在一座日新月异的美好城市里为梦想而努力,是我的幸运,在这条道路上,我并不吝惜于付出,也不害怕经受磨炼。但是,我更希望我的付出能够投入在对社会与自我实现更有价值的事情上,更希望磨炼以挑战的形式出现,增益我所不能,而不是在通勤的道路上白白虚耗大好时光。

  了了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罗攀】

信息来源: 新湖南      责任编辑: 范博洋

相关阅读